十二白孋

【荀飞盏&萧元时】【盏时】(不喜慎入)
之前说的大统领和小皇帝的视频剪出来了~双视角。之前说吃这对cp的宝宝们在哪里^O^

最心酸的不是冷cp没有粮,而是产完粮并没有人吃(ಥ_ಥ)请给寒冷的up主一丝温暖吧。。。

本来想剪一小段混剪来着,没想到剪了剧情出来

剧情:小时候萧元时从荀飞盏救了自己之后就很粘他,长大之后表白,结果把大统领吓跑了,小皇帝特别难过,觉得自己是一厢情愿。

第二段口是心非荀飞盏视角,叔父早就发现飞盏的心思,劝他放手。飞盏保证自己会离开。后来莱阳王谋反,荀飞盏回去救小皇帝了,并且决定了要和他在一起。

来吃安利吧~我们大统领披风挡血难道不苏吗?

想先问问……有人嗑【荀飞盏X萧元时】这对吗 大统领和小皇帝多萌啊

弱弱的问一句……有人和我一起嗑大统领和小皇帝这对吗〒_〒,荀飞盏救太子的时候男友力max啊,用披风挡血护住小太子的时候太苏太有安全感了吧,血一滴都没有溅到太子身上,这要是救的是我我绝对就喜欢上了

起火的时候也是,太监宫女都忙着自己逃生,只有荀飞盏第一件事就是救太子,还摸一摸问有没有事

一起嗑吧嗑吧嗑吧,多萌啊T_T

荀飞盏那么好的一个人,得有个人一心一意的喜欢他啊
昨天看预告他受伤吐血太心疼了

小皇帝也好可爱啊,需要保护的那种

正在剪他俩的视频,立个flag,大统领活着就he,领盒饭了就。。。be

一起嗑他俩吧(ಥ_ಥ)想吃糖,想让大统领谈恋爱

n刷发现大关小关小动作好可爱~

大关:“你觉得我会在乎他吗?”
小关(立刻睁眼,挑眉,歪头):喵喵喵???哥你不在乎我了?!!

大关(装的很酷酷):“我会在乎他的死活啊?”
内心(担心弟弟,忍不住看一眼):宏宇别怕,哥哥想办法救你!

噗……我替外卖小哥答一句,你在乎的要死好吗。。。

能不眉来眼去吗?

重楼X徐长卿 
大概剧情就是大魔王很霸道的让小道士跟他走(就是很喜欢人家但是他自己不懂)。
小道士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大魔王就还俗了,然后两个人后来就这样那样了......
后来发生了误会(紫萱姑娘又来偷心了,当然没偷成),
大魔王虽然很喜欢小道士但是还不懂爱是什么,然后小道士觉得太痛苦了就当着他的面喝了忘情水。
然后大魔王特别想小道士,就去追他了,happy ending~~~
bgm:天地不容
【送给每天躺在坑底快被饿死的重卿大队】
@每天都丧如狗的阿三
@洪洪洪洪洪洪
@Dhoo 我的宝贝!快来~

 @路灯下的五花肉 送给五花肉的小礼物,被夸到不知所措了已经......

【k莫】大城大事(下)

4.
肖奈坐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里,对面坐着一个星期没见的ko。

ko开门见山,

“郝眉电脑里的装置,是你装的。”肯定句。

“是。”

“……他让的……为了不让我找到他?”

“不是。上次出差的时候我顺手装的,警报连接的是我的电脑,他不知道。”

ko沉默了一会,忽然问,“你知不知道他老家的地址?”

肖奈没直接回答,反问道,“查到他的地址对你来说很简单,为什么要来问我。”

肖奈的装置,的确无法阻挡他侵入郝眉的电脑,他也能从房产局查到郝眉的住址。

可是为什么要来找肖奈,为什么突然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他在这不到一个星期里,想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郝眉临走的那天提到了厉逍,然后ko发现自己很少会想到厉逍了。

第一次见到郝眉的时候,他的确以为是厉逍死而复生了,可是第二眼,他就知道不是。

他们两个人,几乎没有一处相像。

ko强迫自己不去看郝眉。

每次老远看到他伸长了脖子到食堂排队的时候,ko就尽量避开他。

从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找另一个人的影子,这手段太卑劣了。

也太让ko瞧不起了。

要么爱,要么不爱。

ko不是那么拖泥带水的人。

可是在郝眉比划着问他青菜里能不能加一点盐的时候;

在他为了安慰自己说他只是个程序员的时候;

在他皱着眉头抱怨着工作量太大的时候;

他放任自己越来越卑劣。

因为郝眉的一句话故意输掉和肖奈的比赛进致一;

一起吃午餐的时候不自觉记下郝眉喜欢的菜色然后回去研究;

在别人招惹郝眉的时候护着他;

总是不自觉把视线黏在他身上。

那时候他没有想到,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

没有想起厉逍。

原来从一开始,他们之间,就没有第三人。

他以前总认为,郝眉生活自理能力十级伤残。

没有自己在身边怎么行。

可是如果,他不再需要你了呢?

这个假设让他不敢细想。

他不止一次失去过家人,早就习惯了自己一个人。

但在郝眉这儿好像不行,他过不去这个坎儿了。

他根本不能想象如果郝眉不在他身边吵吵闹闹他该怎么活着。

或者可以说以前他什么都没有,所以他觉得理所应当就应该那样。

可是有一天老天突然把最好的给了他,再夺走让他回到过去,已经不可能了。

郝眉是他生命里的一道光,把他灰败的生活照成彩色。

其实,并不是郝眉没有他不行,是他的生命中不能没有那道光。

“你应该也知道他这个时候不会想见你。”肖奈轻飘飘把这句话砸给他。

“你知道了?”他指的是厉逍的事。

“郝眉没有说,不过从你们这段时间的表现,我大概能猜到。”

ko没有说话。

“如果是愚公的话,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大打出手了。”肖奈笑了笑说,

“我知道你们之间有误会,如果你没有把郝眉哄好的话,到时候再算账也不迟。”

“我以前一直以为ko的情商和智商是成正比的,但是用在郝眉身上,我实在是不敢恭维。”肖奈接着嘲笑ko,毕竟机会不多不是么。

ko从肖奈的嘲笑里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会查到他的地址,不管他愿不愿意见我,我都会去找他。”ko定定的看着肖奈说。

“还有,”肖奈不咸不淡的说,“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站在郝眉这边。”

ko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

“我也是。”他看着肖奈,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他身边。”

5.
郝眉没在家里住,住在了他爸上大学之前就给他买好的一栋公寓里,让他娶媳妇用的。

他太想一个人呆着了。

每天早上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发现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然后想起来ko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这个房子对他来说太陌生了。

一部电影接着一部电影的看,或者是一下午一下午的坐在阳台上发呆。

不想打游戏,不想出去,不想见任何人。

手指不想动,脑子也不想动。

反正这里只有他自己,他不用笑,不用演戏。

除了他妈给他安排每天定时来煮饭打扫的阿姨,他都要与世隔绝了。

他告诉自己,别他妈那么没出息。

最后一天。

明天开始,去工作,去happy,去找个比微微师妹还正的妹子。

以前怎么活着,以后还是怎么活着。

很简单的。

应该很简单的吧。

第二天磨磨蹭蹭穿好衣服正犹豫要不要出门的时候,他听到了敲门声。

“今天阿姨怎么来的这么早?忘带钥匙了?”他一边嘟囔着一边去开门。

打开门的时候愣住了。

怎么都没想过他会来找自己。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那一瞬间恍若回到ko第一次来他家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敲开他家的门。

只不过今天的ko,下巴上的胡茬没刮干净,衣领也没弄整齐,开门的时候一下子抬起头来看他,竟然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郝眉从没见过这样的ko,ko总是强大的,波澜不惊的。

他好像过得不太好。

他也在想自己吗?

几乎是这个念头一冒出来的同时,就被郝眉立刻否定了。

他无非是,舍不得这张脸。

“你怎么来了?”

ko听到郝眉这样冷冰冰的问自己,用他带着点鼻音的声音,狠狠地砸进自己心里。

他盯着郝眉的眼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就这样两手空空的来了,没有买好的鸡翅排骨,没有织好的网,甚至没准备好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他就来了。

没办法不来。

想他想的快疯了。

郝眉烦透了这种不知道还要继续多久的沉默。

他向后退了一小步,握紧门把手。

用力把门甩上的的时候,听到了ko隐忍的一声闷哼。

门没关上,ko的右臂夹在那里。

郝眉迅速把门打开,ko把胳膊放下来,眼睛还紧紧盯着自己。

“你有病啊?!”郝眉皱着眉头不可置信的说。

郝眉把ko撂在客厅,自己去翻医药箱,弄出了很大的声音。

ko坐在沙发上,盯着一尘不染的地面。

有别人给郝眉洗衣做饭,刷碗拖地了,这个认知让他心里堵的难受。

郝眉把淤伤药放在茶几上,“啪”的一声。

“自己上药。”郝眉忍着心里的不适,尽量平静的说。

然后一屁股坐在ko旁边,隔着合适的距离。

ko慢慢把手伸出去,把药抓在手里,没有动作,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郝眉看不下去了。

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然后一只手抓着他的胳膊,把他的袖子挽上去,小臂的里侧和外侧有两道很明显的青紫。

郝眉拿着药往上涂,低着头慢慢说,

“ko……挺没劲的。”

“真的,特没意思。”

“你再怎么喜欢这张脸,我也不能把它变成是你的……要不,我去整个容?”

话一说出口郝眉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老子凭什么整容啊!难道不应该是ko去看心理医生吗?

“人得向前看,不能老活在过去,你早晚得走出厉逍的世界。”

这话一出口ko立刻抬头看他,郝眉在心里一边呵呵一边发凉,说什么都不好使,一提厉逍就给反应。

ko终于开口问他,

“那你呢,你已经走出我的世界了吗?”

郝眉没想到他会这么问。

反问道,

“我进去过你的世界吗?”

ko一瞬间挣脱了被郝眉抓着的右臂,反手抓着郝眉的手,身体也往他这倾了一下。

“你你你你到底要干什么?!”郝眉心说完了完了完了ko不会真的心理变态了吧。

ko把身体倾过去,紧紧贴着郝眉,面对面拥抱的姿势,左手圈着郝眉的身体。郝眉半拉身子被压在沙发靠背上,愣了一下,紧接着开始推他,“靠!放开老子!”

他听到ko的声音从耳边沉沉的传过来。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以前ko觉得什么都是可以计算的,就像他侵入别人电脑的每一个步骤。

他做事之前会把一切都计划好,他喜欢胜券在握,万无一失。

可是现在,他不想去计算了,他想直接把心捧出来给他看。

你看,不放弃的跳动着的,装着的只有你的名字。

“我真希望你们长得不要那么像,这样我就不会那么长的时间里把对你的爱和他的脸混淆。”

“发现的太晚了,对不起。”

郝眉睁着眼睛,忘了眨。

他感觉到ko的心跳撞击着他的胸口。

这是什么意思?

他对他的爱?

“可是……”郝眉轻飘飘眨了下眼睛,脑子里一团乱,什么都抓不住,

“……你之前说我不是他……”他在一片混乱中抓住了让他最难受的问题问。

“我没有把你当成他。”ko的手臂一点点收紧,

“你不是他,他也不是你。”

郝眉的大脑运转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太长时间没有和ko好好说话了,对ko语言的理解能力都退化了。

等他好不容易把ko的话理解透彻后,在心里狠狠的飙了句脏话。

我操!

郝眉握紧了拳头挥在ko的肚子上。

“你给老子回去自学小学语文!这他妈是一个意思吗?!”

好好的话就不能说全了?!

ko突然被打开,有点发懵。

他看着气呼呼的郝眉,默默思考了一会儿,一只手慢慢伸出去试着抓着郝眉的小臂。

“郝眉……”

郝眉看见ko的眼睛带着哀求软软的盯着自己,右手小心翼翼的抓着自己,就感觉自己心里筑的那堵墙倒了一半,剩下那一半,是自己长久以来的委屈。

真他妈没出息啊你!

他今天之前都是难过,可是现在知道了ko爱他,心里面装满了委屈。

眼圈一下就红了。

ko一下子慌了,赶紧松开他的胳膊,“怎,怎么了?”

郝眉心里戏很足,老子不想眼睛红啊,老子一米八大个比牛还壮比煤球还黑就这么哭了太丢人了啊!

所以他大喊着,“我,我要吃糖醋排骨!”

ko立刻就站起来了,一边说着,“我这就去买菜”,

一边迅速就出门去了。

郝眉慢慢把头转过来,低头看着手里的药,自言自语的说,

“这也太奇怪了……会不会买着买着菜他就不见了……”

他真是还没反应过来,ko爱他?

其实算来算去隔在他们之间的鸿沟只这一道,

爱还是不爱。

他一直以为这是道天堑,他冒着摔得粉身碎骨的风险想跨过去,ko却只在另一边淡漠的看着他。

他摔的怕了,想回头了,一转身却看见ko在他身后了。

如果这是一部电视剧,他一定想打死编剧了。

可是ko爱他,他心里怎么还是很难受呢。

是他们之间的隔阂太深了吗

6.
一个月后。

ko回家的时候听到房间里不断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进去一看发现郝眉正在着急忙慌的收拾行李。

一看到他就着急的说,“快快快!ko,收拾行李我们回北京!”

ko看到他那么着急的样子,虽然不明所以还是一边帮着他收拾,一边问,

“为什么突然那么着急要回去?”

郝眉头也不抬的回答他,

“我刚才跟我爸说我有对象了,”

ko装衣服的动作定住,抬头看着他。

“是个男的。”郝眉一边往箱子里扔衣服一边说。

“他就说他要来打断我的腿!我当年背着他报考庆大他都没发这么大火啊!”

郝眉抓狂的跟他描述着他爸到底有多可怕。

感觉到ko没动作了,一转头发现他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你干嘛不收拾了啊!我爸真的会打断我的腿的!他现在就过……”

ko站起来,长腿一迈,直接把郝眉圈进怀里。

郝眉眨巴眨巴眼睛,没动弹。

这一个月以来,郝眉表面上一如往常,ko却知道他心里对自己还是有着隔阂。自己一直小心翼翼,心里想着,不论多久,总有一天他会对自己完全没有芥蒂,就像以前一样。

……只要能让郝眉发自内心的原谅自己,像以前一样开心快乐,让他付出什么都愿意,不论多久都可以。

可是……这人就这样在他的父母面前承认了自己的存在,坦坦荡荡。

ko抱着郝眉,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高兴的手指都有些发抖。

这救赎来的太快,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心里发烫。

他轻轻的说:“其实像现在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郝眉撇了撇嘴,“那可不行!老三说啦,名分很重要的!”

“而且,你再不松手,我这条腿基本上就废了……”

ko笑了笑,心里满满当当的烫蔓延到了眼底,

真丢脸,他要是现在哭了肯定会被郝眉笑一辈子。

“有我在呢,我不会让你挨打的。”

郝眉沉默了一会儿,气沉丹田,发话,

“打断你的腿也不行!别墨迹快点收拾东西赶紧的!”

7.
两个小时之前。

致一科技。

愚公闲得无聊在肖奈的办公室吐槽,

“我说老三,这美人和ko不是早就和好了吗?这都一个多月了啊,他俩再不回来程序部就要散伙了。”

肖奈已经听他絮叨了好几天。

从电脑前抬起头,看着愚公说,

“你的报告做完了?”

愚公舔了舔嘴唇,眨了眨眼睛,“快了。”

因为怕被老三怼所以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出去了。

肖奈重新把注意力放到屏幕上。

二十分钟后,优化完成。

肖奈拿起手机,拨通了郝眉的号码。

先是慰问了一下最近好兄弟的感情状况,听起来不错。

又闲聊了两句。

最后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不知道叔叔阿姨对ko印象如何?

郝眉眨巴眨巴眼睛,啊?我爸妈不知道ko啊……

肖奈那边突然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郝眉啊……名分很重要的啊……

心情很好的挂了电话。

愚公正好进来交报告,肖奈一边站起来,一边说,

“放桌子上吧,我去学校接微微吃个午饭。”

走了一半突然想起来什么,转过来跟愚公说,

“对了,最近大家辛苦了,等郝眉回来让他请大家吃饭。”

“啊?”愚公问,“郝眉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还没,”肖奈笑了一下,

“不过快了。”

(完)

—————————————————————————————
两发完,因为感觉追文很痛苦。

跟很多宝宝解释一下其实ko不渣的,因为视频几乎都是从美人的角度来看,然后ko又什么都不说,所以美人才有很多关于ko的误解。

跟电视剧一样的,ko忠犬人设不变。

我一直认为证明爱最好的方法不是套路,而是直接把心捧出来,所以在文里和好的过程中私心的用了这样的方法。

写离婚的时候哗哗顺手,写复婚卡了又卡,而且写的过程中还脑补出多年之后带着妻子和儿子的郝眉在陌生的城市偶遇ko……

“也许我早就没有想象中那么爱你了。”

……我是如此的热爱小甜饼,为什么我写不出小甜饼?!

感谢看了up主视频写文的那些小天使~特别要感谢把结局写he的小天使♥

最后谢谢这么多人看视频和文,没有嫌弃lo主渣文笔。

【k莫】大城大事(上)

这里是那个作死的up主……【av6388139】大城大事(剧情向)
哎呀好多宝宝说虐,其实当时心里想的是he来着,写这篇文的目的仅仅是为了he……

以及当时剪视频的时候自己脑补的一些情节,和我心里理解的ko和美人,就算是心里曾有过别人的ko也会对美人师兄很温柔,就算是很爱ko的美人师兄也不会允许自己变得很卑微。

两发完。

1.
郝眉喝多了。

他已经不能清醒的掏出口袋里不停震动的手机,那上面有23个未接来电,来自KO。

KO在酒吧找到他的时候,他半拉身子挂在吧台上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手里还紧紧握着一个酒瓶子不撒手。

KO快步走过去把他扶起来,郝眉眼睛迷迷蒙蒙的盯着他辨认了一会儿,

然后咧着嘴傻里傻气的笑开了,“k……ko,你找到我啦。”

ko没说话,把郝眉搭在自己背上,背他出去,郝眉在他背后打了个酒嗝。突然皱了皱眉头,想起来一件事,

“你肯定又在我手机里装了什么东西…要…不然,才不会这么容易被你找到呢。”

ko没说话,背着他站在马路边拦车。

郝眉在ko背上絮絮叨叨的显摆刚才有多少妹子跟他搭讪,多少妹子要他的电话号码,

“穿西装的眉哥魅力无限……诶……我这样……打扮,真的比以前好看呀……”

他把头往右转了转,轻轻的盯着ko的脸,ko神色如常,看样子没准备回答他的问题。

过了几秒,郝眉嗤的一声笑了出来,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问你白问,你肯定觉得这样好看。”

然后把头转过去,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心脏一抽一抽的,想找那种疼,却又找不到了,就剩下什么东西堵在那儿。

不过他习惯了,貌似跟这种感觉,相伴已久。

“你把电话号码给了谁?”

ko突然说话,郝眉半天才反应过来,不舒服的用脸蹭了蹭ko的衣服,“谁也没给。”

ko话很少,基本上能不说就不说,能少说一个字就少说一个字,这会儿直觉上ko觉得不应该这样,他得找点什么话说。

ko沉默了一小会儿,又问,“为什么没给?”

“……她们不好看。”

郝眉认真想了想,回答他。

这会计程车来了。

ko先把郝眉放进后座,自己一边坐进去一边跟司机报了地址,然后把郝眉扶过来靠在自己身上。

“……ko。”郝眉不安分的动了动,小声叫他。

“嗯?”

“我头疼……”郝眉皱着眉头难受的动来动去。ko安抚的拍了拍他,一边嘱咐司机慢点开,一边给他按着脑袋。

郝眉消停了一会儿又开始闹,

“ko……我想吃蛋黄焗鸡翅,想吃糖醋排骨,想吃红烧鱼……”口齿不清的报了一串菜名。

ko哄他,好,我们明天就吃。

“……ko……你做菜真好吃,天下第一好吃……”

“你还会洗衣服……收拾房间……做程序……太厉害了”

“哦对……你还会游泳,虽然……虽然没有老三游得快……但是你的动作……动作比他……好看多了”

ko不管他说什么,都轻轻应着他。

司机好奇的从后视镜望了他们一眼,然后对上了ko波澜不惊的眼睛,吓得他赶紧转了回去,哎呦,这个人咋看着这么吓人。

“对了……你人品,人品也比老三高尚……他……他老是骗人,你……你只骗了我两次……只有两次……”

郝眉又开始笑,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呢,笑的胸膛起伏的幅度大了一点,有点呛着了,咳嗽了两声。

他几乎仰躺在ko的腿上,眯着的眼睛正对着窗外呼啸而过的夜色。

不过,你骗的这两次,可比老三厉害多了。一次骗走了他的心,一次把他的心硬生生的拽出来,再血淋淋的扔回来。

他把手背过来搭在眼睛上,口齿不清的咕哝着,“我本来……是……想给你一个家的。”

我原本以为,我可以给你一个家的。

到门口的时候,ko一手扶着郝眉,一手用钥匙开门。扶着晃晃悠悠的郝眉进了门,一只手摸着去开灯,没等摸到开关,郝眉突然猛的沉甸甸的压了过来,带着全身的力气和积压了许久的情绪。

郝眉一只手肘死死的压着ko,揪着ko的衣领,眼睛狠狠的盯着他,咬牙切齿的问他,“我是谁?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郝眉烦躁的用全身力气死死压着他,黑暗中眼睛发红,像一只受了重伤走投无路的小豹子。

“你说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郝眉。”ko把手抚上郝眉的背,感觉到他剧烈的喘息,他轻轻的压着他的背。

“郝眉。”他听到他这样叫他。第一次。

郝眉渐渐的平静下来,卸下了力道,垂下眼睛,“你知道。”

“我知道,”ko说“你不是他。我知道。”

郝眉低着头,沉默了半天,突然转过身往浴室跑,黑暗中撞到了好多东西,把门反锁了在里面吐的天昏地暗。

ko没想到郝眉会突然吐,跑到浴室门口的时候郝眉已经把门反锁上了。任他在外面说什么都不开门。

郝眉吐到最后什么都吐不出来了,趴在马桶上干呕了半天,嘲笑自己把自己弄得像条狗。

洗了脸,开灯,抬头盯着镜子里面那个人,那个人也盯着自己。

染过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睛充血,西装早就被自己扯开,乱的不像样。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厌恶又害怕自己的脸。

他突然笑了一下,镜子里面那个人也笑了一下。慢慢的转换成了无声的大笑,他一只手紧紧扒着洗手池的边缘,一只手揪着自己的衣服,笑的站不稳,笑的弯了腰,笑的眼泪砸在地上。

2.
郝眉在致一真的能渐渐的独当一面了,就算现在回家里的公司,老头子也能放心的把一些事交给他了。

从上海出差回来,上飞机之前郝眉给ko打了个电话。电话里郝眉语气轻快,告诉他不用来机场接自己,然后报了一串菜名,“糖醋排骨糖醋排骨糖醋排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知道了,”ko在电话那头勾起嘴角,这个小馋猫,“食材都买好了,你回来就能吃到。”

挂了电话,郝眉盯着手机的黑色屏幕,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ko刚把排骨下到锅里,正打算洗螃蟹的时候,郝眉就开门回来了。

ko听到门响,头不抬的说,“还得等一会儿,你自己打发时间。”

郝眉一边答应着,一边往屋子里走,“知道了,我去上会儿倩女。”

ko把水龙头打开,抬头看了一眼郝眉,正对上他一闪而过的后脑勺。

黑色的。

水溢出来了。

郝眉把电脑打开,号码还没登录上,电脑就突然黑屏了。

摆弄半天没反应,意识到是停电了。

出了房间看到ko皱着眉头摆弄电闸,郝眉靠在门框上看了一会儿。走过去说,“别弄了,我们出去吃。”

ko有点烦躁,有点着急,“不用,我能修好。”

锅里的排骨炖了一半,没熟。

郝眉神色恍惚愣愣的盯了一会儿,突然没头没尾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也好。”

洗螃蟹的盆里装了满满一盆水。

“你修不好的,出去吃吧。”

最后他们去了楼下的那家一次没去过的餐厅,好像从ko进了公司起,除了出差加班,郝眉就几乎没在外面吃过饭。

这家餐厅就没一个菜是郝眉爱吃的,皱着眉头乱七八糟的点了一大堆,最后跟服务生说来打啤酒,想了想又说算了,

“还是来瓶红酒吧,啤酒不能配海鲜。”

郝眉每吃一道菜就嫌弃的鼓着嘴说不好吃,“不好吃不好吃……这个也不好吃。”

ko更没怎么动筷,他心里有点儿烦躁,也说不出是为什么。

“我明天回老家。”郝眉突然说。像是在说一件再平淡不过的事,语气跟当初和ko说楼下这家新餐厅开业了一样的平淡。

ko筷子中间那块肉夹了好几次也没夹起来。他好像忽然被一种巨大的恐慌笼罩了。

“房子你先住着,空着那个房间你想租出去还是让别人来住都可以。”

那块肉夹不起来了,ko把筷子放下。心里想,不对,哪里不对了,不应该这样。

郝眉掏出一张新卡,放在桌子上,“你的薪水老三一直都打在我卡上,都在这里面,还给你。”

ko感觉自己的心随着郝眉的动作一点点颤抖。“别给我,我不要。”

郝眉把卡往前推了推,“拿着吧,早该还给你了。”

ko烦躁的把卡拿起来,塞回郝眉手里,“你收起来,就当我付给你的房租。”

如果说刚才还存在什么期待的话,这会儿郝眉感觉自己的心一点点变冷,一点点往下沉,他在心里冷笑两声,想对ko破口大骂。

他想说老子房子让你住了,人也让你睡了你他妈的现在跟我说房租?

ko话说出口就感觉不对劲了,他只想让郝眉赶紧把那张碍眼的卡收起来,别这么公式化的跟他说话。他看见郝眉神色一下冷下来,才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郝眉……我不是那个意思……”ko着急的解释。

“你不说我还忘了,”郝眉打断他,“你洗衣做饭的劳务费我还没给,”他重新把卡放回桌子上,“别嫌少。”

ko这时候大脑居然有点反应不过来了,连说话都忘了。郝眉的动作在他眼里被放慢了。

他看见郝眉把手指上的戒指一点点拿下来,放在他面前,和那张碍眼的卡摞在一起。

“我前两天把头发染回来了,虽然你可能觉得那样好看,我还是比较习惯黑色的头发。”

他和ko之间,好像真的没什么可嘱托的,分开了想说点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一边站起来一边想还有什么落下的,想到最遗憾的是今天到底没吃上ko做的糖醋排骨。

其实也好,ko的手艺,如果吃到了说不定自己就不舍得走了。

“对了……”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事,ko抬头看着他,郝眉盯着他的眼睛,缓缓的说,“厉逍……他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别……再自己骗自己了。”

郝眉遮住了大部分背后照过来的光线,ko看着他的嘴一开一合。

“我也,不想陪你讲故事了。”

3.
郝眉离开公司后,ko也再没去过那里,办公室里哀嚎一片,

“以前都不知道眉哥这么重要啊……”

“眉哥把ko带到哪去了……每天承载着非人的工作量我要抗议!!!”

“哎哎哎”愚公嚷嚷着,“都活过来啊,怎么着啊,没ko活不了了啊。”

“愚公,他们俩什么时候回来啊?!”

“不知道不知道别问我。”于半珊不耐烦的嘟囔着。

郝眉太不够意思了,还最好的兄弟呢,出了什么事也不告诉自己。

他早就开始不对劲儿了,几个月前玩了一阵消失之后回来把头发染了,弄得跟非主流似的,然后开始疯狂的工作,出差。结果现在,一声不响的回老家了。

大家都知道肯定是跟ko有关系,每次想去问郝眉的时候,还没等开口,一看到他闪躲的神色,自己就先心软把话咽了回去。

既然他不想说,你干嘛又非得问呢。

郝眉这个人,是他们这帮屌丝里的一股清流。当然,老三在他们这里一直不算人。

他长着一张娃娃脸,心里跟他这张脸一样,除了省状元的智商,什么花花肠子都没有,只是会装成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其实每次连斗嘴都斗不过他。

他喜欢有事没事故意欺负他一下,其实根本没有人会真正欺负他。

于半珊在过去的四年里,一直觉得郝眉以后会找一个比他还单纯的妹子,得比他还娃娃脸,比他笑的还阳光灿烂,要不然以后结婚了老婆一直欺负他怎么办。

结果他们大四快毕业的这年,郝眉遇到了ko,那个只存在传说中的黑客大神,腹黑不单纯,不娃娃脸,只偶尔会笑一笑。

没一样符合他在心里偷偷给郝眉订的择偶标准。

可是他做得一手好菜,把郝眉喜欢的所有菜的做法练就的炉火纯青,喂得饱郝眉的胃口。

他再不能故意欺负欺负郝眉,揉揉捏捏郝眉的娃娃脸,把他脑袋上软软的头发揉成鸡窝,有ko护着呢。

好像看起来,天造地设,即使是跟一个男人。

然后有一天,什么东西变了,郝眉不再每天傻兮兮的笑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ko对不起郝眉了。

“要是我什么时候冲上去打ko了,你们千万别拦着我。”他跟猴子和老三这么说。

“要是真到了那一步,”老三平静的说,“不如一起。”

    ﹉﹉﹉﹉﹉﹉﹉﹉﹉﹉﹉﹉﹉﹉﹉﹉﹉﹉﹉﹉﹉﹉﹉﹉﹉
*郝眉回忆和下定决心要离开ko是在上海出差的时候,也是在上海的时候把头发染回黑色。